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

平日以詼諧有趣的方式諷刺香港時弊的某雜誌,近期在社交網站上發表了數篇認真討論社會議題的文章,而管理員更會簡單地回應網友的留言。這簡直就是上篇文章提到的最佳材料。而在云云回應中,有一個大家不會陌生的論點: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」。

這出自《莊子》,極具哲學性,是if P, then Q的範例之一。但是往後的運用是否正確或是有意義就不得而知。而本文是以認真的態度辯言或討論,務求得出「有營養」的資訊的角度出發。

這論點經常出現在我們的身邊。只要我們非肇事本人,它就會出現,不管是告訴自己此事難以深究,還是以此反駁他人。

以最近的寵物狗吃素的議題為例,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」的論點沒有錯,因為人們真的不是狗肚裡的蟲,但對討論的延續帶來破壞。

討論總有假設,這能帶領大家走向不同角度。縰使不知狗的想法,但狗或會大口大口吞下素食,又可能側面以示不悅;下一個假設就會是狗是否為順應主人而隱藏起自己的真心;再假設就會上推至主人的動機。看起來很有延續性,其實不然。就只是讓大家了解到討論本來就會以很多不同的前設出發,但這卻體現在一場很大可能變成意氣之爭的對話上。

A: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

B:可能狗很喜歡呢?

A:你怎知道,你是牠肚裡的蟲?逼牠吃菜,違反狗肉食的天性啊!

這樣的討論沒有「營養」,知識佔的成分很少;在另一邊廂的討論,網民以狗的綱目、酵素、牙齒、學者的文章進行討論是否適合吃素。縱使偶有一兩句「飼主有問題?」出現在行文中,但輔以他的解釋,比起單單一句「又是素食塔利班!」更為容易理解和接受。

縱使只是網絡上的文字對答,但一詞一句的交鋒也算得上是各自知識的交流。少看兩本書就可以長知識或破除謬誤,其實也算得上是賺了。

總的來說,「子非魚,安知魚之樂」的論點沒有錯。但就討論而言,更會表達出斷絕溝通、放棄交流的信息。或許在氣勢上是贏了,但將事情放在這一高地上,就好比英國當年所進行的光榮孤立。而在議題上並沒有提供有足夠營養的論點和思想。

-奧斯卡